某灵能的卫宫士郎:第62章:终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吧,三个例子里为什么两个都是泡泡?泡泡那么萌,为什么要黑祂?

    大概是黑历史实在是太多了吧?

    你看,今天泡泡又多出一个黑历史了——大祭司通往邪神的眼睛被创口贴封印了

    所以说,泡泡你其实是来卖萌的吧?

    被贴上创口贴的阿比盖尔慌乱地试图将创口贴撕下来,但被卫宫士郎擒住手,接着两条尾巴揉脸,她只能眼泪汪汪看着卫宫士郎,不明白这个和蔼的大哥哥为什么突然变脸。

    还请不要欺负我的祭祀了,奈亚的候选者,你们都是一样恶趣味吗?

    卫宫士郎还没回答,彩色的气泡就荡开卫宫士郎的尾巴和手,把小萝莉传送到身后,卫宫士郎回过身,看到了san值狂跌的场景。

    聚集着的亿万光辉球体中,被淡灰色的织物厚厚地遮盖着人形剪影漂浮在那里,阿比盖尔躲在人影后,探出一个脑袋窥视,看起来蠢萌蠢萌的。

    于是恐怖的气氛瞬间没了,虽然依然让卫宫士郎感到十分厌恶,但却难以动摇他的心智。

    冷静的,卫宫士郎把藏在尾巴中的星之圣剑按下,没上去就是一发咖喱棒。

    好家伙!尤格索托斯的两大形象都出现了,守在终极之门前的太古永生者塔维尔·亚特·乌姆尔和尤格索托斯最常见的亿万光辉肥皂泡,现在该怎么办?上去要一把银之匙吗?

    说吧,你费这么大劲邀请我来到底是干什么?还有那个奈亚候选者的称呼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自己和某只呆毛奇长无比的银毛畸形种碧眼萝莉有关系。

    没有客气,卫宫士郎噼里啪啦射出问题,对面的尤格索托斯没有丝毫反感。

    当然,即使对方反感,卫宫士郎也没办法从一大堆泡泡和厚实的布上面看出来。

    虽然我很赞赏你对奈亚的臆测,但我不得不说,历代灵魂之书的持有者都和奈亚拉托提普有关联。

    准确的说,只要能活到世界毁灭堕入深渊,持有者就会成为奈亚的分身,就如时空之书的持有者会成为我的一部分。

    塔维尔摊开手,像是无奈地抱怨我又不是奈亚那个精神分裂晚期,我可要不了那么多分身,老实说八云紫能多活几届我会很开心。

    所以说奈亚拉托提普精神错乱到连统一的人格都没有,是因为历代灵魂之书的持有者都选择证明己身,根本容不得和其他人格共存的原因吗?

    卫宫士郎努力消化信息量爆炸的抱怨,要不是尤格索托斯从不说谎,他现在就要大笑三声厉声道你以为我们持有者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可这特么算什么?难道无限之书其实是什么大阴谋中的一部分?他现在是不是该找shiki帮忙吧灵魂之书剥离出去?

    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穿越者,哪怕没有灵魂之书,他也能活的很滋润。

    等等,对方不说谎不代表不会隐瞒,再说双方本来就是敌对关系,无下限的诱导和分裂本来就是正常事项吧?

    呐,厨子当年的堕落和你们有关系吗?

    上一代生命之书的持有者吗?应该是被纱布尼古拉斯榨干了吧。

    无所谓的,塔维尔如此说道,像是提及微不足道的小事。

    老实说有一个只会交配的猪队友简直神烦,不过她难得做一件好事,这让我得以和你交流。

    拿出一个圆底**,浅黄色半透明的溶液在星光下微微荡漾,塔维尔说出了和八云紫一样的台词。

    我们从头开始说吧,放心好了,我从不迟到。

    如果把这个多元世界的一切比作这个圆底**,创造一切的万神之神就是在这**培养液中丢下一颗细胞的研究者,而那枚细胞就是最早的世界,祂的尊号你应当知晓。

    像是提及禁忌之事,塔维尔小声吐出一串字符。

    阿撒托斯!

    卫宫士郎倒吸一口凉气,后槽牙疼。

    阿撒托斯在克苏鲁神话中的地位是万神之神,具体身份不详细介绍,卫宫士郎只要知道一点就够了!

    所有世界都诞生在阿撒托斯的梦中,当阿撒托斯醒来时,世界毁灭!

    就像是细菌繁殖那样,最初的阿撒托斯诞生了诸多世界,但所有世界都很简单,这明显不符合研究者的需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