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9.参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诗远理解,所以道:她有男朋友。

    啊?文思诺一愣,随后连忙摆手,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后,他有些好奇,可然姐没说过她有男朋友啊。

    那她也没说自己是单身吧。方诗远放下纸杯,因为施然跟那个白天见过的、穿深色衬衣的男人进来了。

    走吧,队长同意了。施然笑了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方诗远眼帘低了低,跟着出去。

    郝锋侧开了身子,看着两人朝审讯室那边过去。

    头儿,然姐有男朋友了。文思诺小声道。

    郝锋看他一眼,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

    在跟去审讯室的时候,他低咳一声,你怎么知道的,谁说的,刚才那小子?

    一年没见,马博琛肤色更黑了,也更瘦了,不过看着还挺健康的。

    方诗远略略放心。

    而坐在桌子后,带着手铐的人则张了张嘴,脸上浮现几分惊讶。

    师,师哥,你当警察了?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也让屁股刚刚接触到折椅的方诗远皱了皱眉。

    反常,他觉得。

    然后,坐下了则是面无表情。

    我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方诗远说道:但同样为你拥有了勇气而高兴,哪怕它不该用在这儿。

    审讯室外,郝锋站在单向透明玻璃的边上,闻言皱起了眉头。

    学历史的嘛,难免这用词会文思诺想试着解释,但实在词穷,只好老实站在一旁。

    马博琛低低地笑了笑,垂首看着腕上的手铐,没说话。

    为什么杀人?方诗远问道。

    一旁,施然如雕塑一般不发一言,甚至是多余的表情。她只是降低了存在感,可目光始终在对面马博琛的脸上,她在分析,也在辨别。

    需要理由吗?马博琛低着头,摆弄着指甲,我已经认罪了,还问这些干嘛。

    他的声音很稳,没有丝毫紧张。

    方诗远说道:我认识的马博琛,是一个热爱历史文化,想去知晓古今所有的人,他想成为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杀人犯。他该待在博物馆里,待在文学院里,他该跟智慧打交道,而不是坐在这。

    他的话语同样平静,只是说道:你有想过,以后会怎样么?

    桌上的灯很亮,马博琛的双手微微用力地抓着,沉默了很久,然后抬起头,脸上是漠然和平静。

    这些话,之前你身边的这位警官已经跟我说过了。他的眼镜有些滑落,镜架微微挡住了眼睛,所以,师哥,别浪费时间了,你不是喜欢说这些的人。

    你在遮掩什么?方诗远忽然道:前三个人不是你杀的,你在替谁隐瞒?

    马博琛瞳孔缩了缩,轻笑时如常,让人难以注意,你在说什么?人就是我杀的。

    为什么?方诗远问道。

    因为她们贱,我看不惯她们的样子,她们瞧不起我,所以她们该死!马博琛微微咬牙。

    那红裙子呢,只凭这个你犯不着特意给她们换衣服。

    心怡,马博琛身子朝后靠了靠,我喜欢心怡,你是知道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