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16.出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初在海边,秦朗救下了那个跳海的老人,而从他后来做的事情以及对话来看,他已经接替了陆云台,或者说,是加入其中。

    也即是,所谓的法外执法者。

    方诗远并非正义感爆棚,只是觉得有必要制止秦朗,从他明目张胆地作案来看,他现在已经毫无顾忌。

    虽然不想承认,但因为施然是警察的缘故,方诗远不想她出事,而秦朗也提到过,他今后必然会与警方交手。

    就算是有特别调查科在,方诗远也不会放心。

    因为那群人是疯子,飞羽网咖的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周骏为了杀死陆云台,竟然在商业街使用了炸弹。虽然是晚上,但网咖里可还有无辜上网的人。

    此事的后续,方诗远不得而知,但仅此,已经给他提了醒。

    当个人拥有了异于常人的能力,或是具备超脱现实的力量之后,法律的约束就会变弱。不是法律本身的问题,而是其自身的心理出现了偏差。

    因此,方诗远认为秦朗同样会关注这件案子,那么,与其让别人跟他交锋,那不如自己亲手将他解决。

    这并不困难,只要他在自己眼前出现。

    这栋楼就是赵玉洁的家了。

    靠海的地方一般都已经开发了,尤其是像云城。

    方诗远所在的地方离海边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这里是老居民楼和新式公寓并存的小区,很罕见,理论上是不应该还存在的。

    小区的保安很松懈,方诗远又用了老爹过期的证件,再加上许凡真出示的法医证,很容易便进来了。

    而许凡真所指的,正是眼前的一栋五层高的老楼。

    墙面都有些斑驳了,但当初的施工应该很好,看不到什么裂纹。

    虽然是白天,小区里人却很少,或者说,是老居民楼这边看不到几个人。

    两人上楼,没有电梯,楼梯倒是可见的破败,水泥剥落,露出了底下的青砖。

    四层,许凡真指着眼前的门,小声道。

    门是常见的防盗门,墙体有些泛黄,上面多是刮小广告留下的刮痕和没有刮干净的贴纸。

    赵玉洁的父亲早年下矿出了事故,残疾了,这些年都是她母亲赚钱照料。许凡真低声道。

    方诗远点点头,按动了门铃。

    门铃很老旧,在外面都能听到沙沙的声响。

    按了两下之后,房门开了,一个面容憔悴而显老的妇人把着房门,看着他们时眼里带着警惕和小心。而她便是赵玉洁的母亲了。

    你们,有事吗?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方诗远没有拿出警官证,而是道:阿姨您好,我是小洁的同学。

    小洁的同学?赵玉洁的母亲不怎么相信,作势闭了闭门,她没说过有什么同学,你们回去吧。

    我姐姐就是那位施警官,想必她应该来了解过线索了。方诗远语速稍快,我能帮到小洁。

    你帮?眼前的人好像是在笑,凄苦而绝望,人都死了,你怎么帮?

    抓到凶手。方诗远说道:只有凶手得到惩罚,小洁才能瞑目。

    许凡真看了他一眼。

    他说的不是得到法律的制裁。

    赵玉洁的母亲似乎是有些犹豫。

    方诗远恳切道:拜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