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13. 李凌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手机震动,「行,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不该打扰你,不该无理取闹,对、不、起!」

    方诗远眼角一跳,快速打字,「你这是打算冷暴力?」

    许凡真的消息回的很快,「犯不上,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哪有资格冷暴力。」

    方诗远眼里含笑,回道:「真生气了?她是沈见安请来看店的,早餐也是沈见安让她送的。」

    许凡真:「我会生气?」

    方诗远:「不会,您肚里撑船。」

    许凡真:「先忙了,等会再说。」

    过了几秒,她又发了条语音过来,我是真的要忙哈。

    方诗远笑了笑,应了声回过去。

    方诗远倒了杯茶,坐在沙发上。

    他点开李凌烟的微信,发了条消息,「在?」

    等了几分钟,对方没回。

    方诗远调整了坐姿,问道:「不在?」

    几秒钟之后,对方回道:「我是不是说过有事说事?」

    方诗远挑了挑眉,火气很大嘛。

    「怎么了,身体不好?」

    李凌烟:「吃嘛嘛香。」

    方诗远:「羡慕。」

    李凌烟:「有事说事,很忙。」

    方诗远:「咱俩谁不知道谁啊,你那诊所还没我这生意好。」

    李凌烟:「不谈了。」

    方诗远看了眼挂钟,打字,「别介啊,我错了,这回真有事找你。」

    云城中心商务区,李凌烟站在写字楼的落地窗前,轻抿了口咖啡,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轻声一笑。

    这是个年纪约莫二十六七岁的漂亮女人,她妆容精致,看着有些高冷,穿着黑色的西裙套装,干练而又整洁,长腿包裹在丝袜里,脚下是深色的高跟鞋,显得身姿愈发高挑修长。

    如她所说,她的确有些忙,因为在房间的办公桌前,还有一个面容憔悴但穿着打扮都很有品味的女人坐在那里。

    「这回不是又想给我介绍生意吧?」

    李凌烟回了句,然后转身,向那个搅弄着手指的女人问道:宋女士,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嘛?

    说是女士,但其实这是职业敬称,‘小姐’这个词在一些人的眼里还是带着贬义的。而眼前的女人年纪其实跟她差不多大。

    我,我宋姓女子只是用手搅动着包包的皮带,一脸难以启齿和欲言又止。

    李凌烟很有耐心,因为她不缺钱,做心理这一行只是想要倾听别人的内心罢了。

    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无趣的人,生活中的人和太多的事物都无法让她提起兴趣。

    所以她想填补自己内心的虚无,在多年前,她发现「倾听」这件事可以做到。

    手机震动,她点开一看,「不是介绍生意,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有人会想死,我觉得他可以不死的,有机会逃掉的,但他偏偏等死。在心理学上,这是什么病?」

    「那个人是你的亲人?」

    「非亲非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