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6.只是注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诗远收回目光,坐了下来。

    云城,南山墓园。

    方敬廉没有入葬在烈士陵园,因为彼时的他刚刚递交了辞呈。

    这里老树林立,幽静一片。

    方诗远和许凡真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不知多久的施然。

    方敬廉的墓前被打扫的很干净,一束黄花半壶酒。

    来了。施然看了两人一眼。

    方诗远点头,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

    说着,把火盆放了,在里面点了烧纸。将香烛点上,那**酒均匀洒了,方诗远这才静静看着墓碑上的男人。

    妈公司有事,刚才先走了。施然算是解释。

    方诗远点点头,没应声。

    许凡真当然不会乱说话,只是乖巧地站在一旁。

    现在在爸眼前,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当警察?施然问道。

    算了吧。方诗远这句话是拒绝。

    施然点头,那好,以后我不希望你再擅自参与案子,跟上两次那样。

    方诗远抬眼看她。

    有什么事可以通知我,这两次的事情,郝锋已经对你不满了。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这种事你都不应该搀和。施然说道。

    好。方诗远应了。

    施然看向一旁的许凡真,既然入了体制,就要遵守规定,有些事不用我多说,在学校和通过考试的时候应该有人跟你讲过。

    许凡真低着头,蹍了蹍脚尖。

    局里还有事,我先走了。施然看了看两人,抬脚朝山下走去。

    方诗远目送她上车离开,笑了笑。

    没来由的有一种确定,他确定对方是知道有关异人之事的。

    只是彼此都在隐瞒。

    方诗远没什么话要对方敬廉讲,想要说的话在这十七年里都说过了,剩下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报仇,仅此而已。

    咱们也回去吧。

    等火盆里的火灭了,方诗远说道。

    许凡真点了点头。

    这时,方诗远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是秦朗的电话。

    喂,秦朗。他没有避讳,直接接通。

    是我,今天是叔叔的忌日吧,我这回不能过去了。

    秦朗的声音听着有些疲惫,但方诗远没多想。

    没事儿,你在哪?待会一起吃个饭吧。他说道。

    秦朗在那边笑了笑,你还记得上次你问我,在我眼里你是什么样的么?

    方诗远一愣,你怎么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