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3.担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从一旁拿过抹布,仔细把桌上的香灰擦干净。

    许凡真看着他,银牙暗咬的,待会再擦不行?

    昨晚怎么没上游戏?

    方诗远把抹布放好,随口说着,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就要去解对方放在桌上的东西。

    相比有些小但更白的手掌拍在他的手上,许凡真冲他瞪了瞪眼。

    方诗远笑了笑,另一只手将对方白皙的手掌轻轻移开,洗手了,乖,别闹。

    咦~好恶心。许凡真听他这么一说,五官皱了皱,故意搓了搓胳膊。

    方诗远却不在意,揭开饭盒,把里面的早餐拿了出来。

    油条、茶叶蛋、豆腐脑。

    很简单的早餐,却让他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吃啊,看什么呢。许凡真坐在他对面,有些疑惑。

    没有。方诗远摇了摇头,咬了口包子,你还没说昨晚怎么没上游戏呢?

    许凡真向后靠了靠,有些无奈,这不是上班了么,跟着师傅验尸来着,难受了一宿。

    她左腿弯着翘起,右腿搭在旁边的椅子上,穿着帆布鞋的脚晃啊晃的。

    在方诗远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短裤边缘露出的一抹纯白布料。

    走光了。方诗远瞥了一眼,随即喝了口豆腐脑。

    你是不是bt,连好兄弟都看!许凡真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斜睨他一眼,嘴角含笑,却是好好坐了。

    他们是同学,小初高十二年的同学,大学虽然都在云城这座省城里,但许凡真被家里强制着上的医学院,学了法医。她爸是市里中心医院的院长,希望她将来能接下医学世家的传承。

    虽然她家里早前是兽医出身的。

    方诗远在吃着,却发现许凡真不时四下看着,像是在找什么。

    怎么了?他擦了擦嘴角,问道。

    咳,许凡真故作随意地问道:外面那车,是你姐的吧?

    这个‘姐’字莫名带了重音。

    方诗远点点头,楼上睡觉呢。

    许凡真眼帘一低,她昨晚来的?

    对,说是队里放假。方诗远吃好了,拿着饭盒去洗涮。

    那什么,我先上班去了。许凡真顺手从一旁的衣架上拿了件防晒衣,饭盒先放你这儿了。

    话说着,她已经将外套系在了腰间,跨上电动车走了,有些匆忙,像是在躲。

    方诗远甩了甩饭盒上的水,轻放在了柜台里。

    这时,楼梯上传来下楼的声音。

    施然打着哈欠,抻着懒腰走下来,虽然曲线很美,但平板电脑也过于真实。

    我闻到了豆腐脑的味道。她嗅了嗅鼻子,你买了早餐?

    方诗远摇头,没,呃,没买你的。

    施然看了他一眼,又看到一旁小桌拉开的两张椅子和衣架上少了件防晒外套,明白了。

    行吧,那我路上买着吃。她摆了摆手,就朝外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