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3.武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栾世棋的目光略过了那个小姑娘,因为对方很普通,没有半点危险。

    他的目光从进店便落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上,瞳孔微微缩紧。

    对方穿得有些正式,对襟的玄色衬衣和同色的长裤,看着有些古板,像是老学究那样,大概是要出门。而他的腰身很直,面容谦和,眼神却过于平淡。

    如果较真,仔细去分辨的话,栾世棋会生出一股锋芒在背的错觉。

    老板高姓大名?栾世棋微微凝重,抱了抱拳。

    他虽然不认为对方如此年轻会是什么武道高手,可只是这股凛然气势便足以让自己重视。

    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走卒货郎,山河草莽,多的是无名之辈,但其中风云变幻,自是有数不清的人中英杰。

    栾世棋今年九十有一,徒子徒孙有渊源者遍布山川大泽,可能继承他衣钵的,没有。

    在当今社会,科技高度发展之下,多的是不为人知的黑科技,根骨不是问题。习武,最主要的是那份心气儿。

    现在,当他与这个年轻人面对面的时候,他起了爱才之心。

    方诗远将手里的酒壶放到桌上,微微拱手,方诗远。

    好,好。栾世棋点头,你可愿拜我为师?

    方诗远没细问,摇头,我不想学手艺,您请回吧。

    关于鼎宇集团董事长秦慷被杀一事,虽然才过去几天,但似乎也没人再提及了。

    各大媒体和网络等媒介上,原本铺天盖地的新闻消息全都无影无踪,就连报纸上也看不到任何有关此事的一星半点。

    现在接管鼎宇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是秦慷的胞弟,秦智尧。

    这是个身材矮小,瘦而阴翳的中年人,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好相处,一眼看去就会让人提起提防,而不会与之有太多的交集。

    他的气质很不讨喜。

    三十六层的巨大落地窗前,秦智尧负手而立,身后是吊着绷带的阿蛇和另外的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老者,头发花白,一身米色唐装,手里把玩着两枚铁胆,个头不高却显精悍,目光扫过时极具侵略性。

    女的相貌出众,坐在沙发上,短裤外的两条长腿翘着,上身却是穿着市一中的校服。

    她此时开口,略带讥诮,一个异人就把你跟阿胜干成这副德行,你们俩可真给咱们长脸。

    郑玥,你别说风凉话,换做是你早死了。阿蛇目光不善,冷冷看去。

    别提阿胜那个废物!秦智尧转身,目光落在有些僵硬的阿蛇身上,眸子里满是阴沉,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另外那两个人。

    周骏说他们已经发现了控电那个异人的踪迹,很快就能实施抓捕。阿蛇连忙道。

    周骏,云城特别调查科的一组长,年轻有为,实力很强。但因为是散人招安,底蕴不足,早年曾承了秦慷不少人情。

    秦智尧点头,他是知道此人的,也相信对方的能力,但还是道:人情是会用光的,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

    别像阿胜那个废物一样,下去吧。秦智尧摆了摆手。

    阿蛇低了低头,恭敬退下了。

    异人虽然有千奇百怪的能力,但终究是来自血脉的馈赠,没有历经修行,在做事的时候还是差了些火候。

    把玩着铁胆的老者此时开口,语气里多是对异人的不屑。

    秦智尧点头,拱了拱手,笑道:栾师傅说的没错,异人依靠超能只争一时,出其不意,但生死相较自是不如咱们武人的。

    栾世棋轻哼一声,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你那大哥也是,竟然会相信什么狗屁异人,秦家三代就冒出个他在这鬼迷心窍。

    秦智尧神情不变,只是附和。

    末了,他问道:那栾师傅可有手段找出那两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