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23.复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他们村里民风都很朴实,也没有什么欺辱的现象,但因为萧父常年在外打工的缘故,回家就会抱怨大城市人与人之间的算计,骂了不知多少人,萧文明默默听着,不知不觉,在心里对外面的人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恶感。

    直到他小学二年级的夏天,陪了他数年的大鹅不见了,他发了疯地找,最后在离学校不远的河边找到了鹅毛。

    他看到了那说说笑笑的几个人。

    老秦,这鹅也太老了,肉塞牙。

    刚才还不是你吃的最多!

    秦大哥,咱们抓了这大鹅,不会有人找吧?乡下的这些人可不好打发。

    就是,都是刁民,万一讹上咱们呢。

    爸爸,我还想吃大鹅!

    好好好,咱们回去再买。

    萧文明去追,他跑掉了鞋子,摔了不知道多少个跟头。对方或许是看到他了,也可能没有,只是车很快,他最终只能趴在那条路上,嚎啕大哭。

    他记住了那辆离开的车,记住了那个车牌。

    事后,他跟村长说了,村长自然是认得那是来村里投建小学的大老板,只是看了他一眼,说他要是胡搅蛮缠,给他家里的补助以后就别想要了,建的小学他也别想去上。

    然后,让他赶紧滚蛋。

    萧文明记住了这一切。

    在小学建成的时候,那晚村里办酒宴,喝的酩酊大醉的村长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了,尸体泡在路边的排水沟里,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臭了。

    萧文明离开了家,进了城里,因为他记得村长曾说大老板是来自云城的,车牌也是云城,他记得那个人姓秦。他寄宿在舅舅家里,把萧父每月寄来的钱交给他们。高中后,他就搬了出去,开始自己打工养活自己。

    而这些,萧父并不知情,他只是越来越少回家看他,每月寄的钱也越来越少,消息问候同样如此。

    对他来说,那只鹅不只是伙伴,还是萧文明孤身一人时的慰藉,是家庭的一员。他们杀死了他的亲人,他就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沈见安说道:你说法律会对他们制裁,杀人或要偿命,但谁又会去在乎一只鹅呢?可它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对么?

    方诗远默然,没有开口。

    当年的人里,有鼎宇集团的董事长秦慷和他的女儿秦沫沫,还有彼时为了巴结秦慷而同去的陈近楠夫妇。沈见安说道:这是他的复仇。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也知道陈近楠会死,为什么不想着阻止?方诗远问道。

    这跟我没有关系。沈见安向后靠了靠,笑道:我没有参与,而且谁能证明我知道这些?

    方诗远沉默半晌,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秦沫沫的风评一向很好。

    不错,秦沫沫很自律,她不像是一个富家的千金小姐,不逛吧,也没有什么恶迹。沈见安说道:我都要心生恻隐了,但小萧给我看了样东西。

    说着,他把自己的手机推了过来。

    方诗远点开,是几个视频。

    秦沫沫在大学里是品学兼优的学生,白富美,有很多人追求,在家里又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弟弟崇拜的姐姐,将来有望接手公司,但谁能想到她内心的阴暗面是什么呢。

    沈见安倒了杯酒,喝着。

    视频里传来几个女孩欢快的笑声,方诗远分别点开几个,看了几眼,关掉了。

    这是她们虐待小动物时拍下的视频,有猫有狗,也有兔子和鸟类等等,无一例外,都是很干净而且都是品种的宠物。

    她们怎么忍心呢?

    她们怎么忍心啊。沈见安淡淡道。

    他是宠物店的店长,虽然是为了盈利,但也不会为了钱而违背良心。

    他们应该是有个论坛,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子,萧文明知道了周萍也在其中,所以才会杀了她。方诗远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