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20.突发状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闭了闭眼,脸色逐渐冷峻下来。

    施然很快赶到了现场。

    施队。有附近出警的警员连忙敬礼。

    情况怎么样,有人员伤亡吗?施然下车问了句,然后就看到了医护人员和几乎要被人群完全挡起来的几辆救护车。

    警员点点头,脸色不怎么好看,连环撞车,三名私家车司机当场死亡,两男一女,其中一个车上还有个幼儿园放学的孩子,也另外就是有行人和其它司机受伤,十多个吧,正在送医院。

    施然蹙眉,直接走过去,然后指挥维持秩序的警察,没看到救护车都被挡住了么,路被挡了后面的救护车进不来,耽搁了救治谁承担责任?

    她话虽是跟警察说的,但其实看的却是围观的群众。

    人群不是那么好疏散的,看热闹是人的本性,尤其在当今这个社会。

    施然看了眼被警戒线拉起的现场,已经有警员在勘察了,而且局里的人马上会到。

    然姐。文思诺脑袋上包扎了一圈绷带,脸上和手臂上也有创可贴和纱布,虽然都是皮外伤,但挺多。

    你还好吧?施然看了看他。

    还行,没大碍。文思诺苦笑一声,不过大刘伤的比较严重,去医院了。

    施然点头,说说情况吧。

    文思诺指着警戒线里,撞在人行道红绿灯上的保时捷轿跑,那女司机发了疯一样闯红灯,没喝酒,车也没毛病,怪了这不是。只是人没了。

    最后一句,他说的有些低沉。

    沈见安和萧文明呢?施然问道。

    他俩过去的快,没事。文思诺说道。

    施然深吸口气,道:队长马上就到了,你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这点小伤,不用。

    行吧。施然应了声,四下看了看,朝一个方向走去。

    窗台,看着离去的沈见安,方诗远沉吟片刻,然后快步下楼。

    他先把店里的电闸关了,然后关门,绕过摆放香烛纸钱的货架,往后走,从放置的纸人中随便抓了个男性,往楼上去。

    随着迈步,他眼底已经开始浮现白芒,而手掌微微颤动,看得见的青绿色气流在手上变幻涡旋,最终将手里拎着的纸人整个包裹住。

    方诗远到了二楼,而此时手里拎着的,是开始鼓胀的纸人。

    它被丢到地上,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然后,它开始活动,先是手脚,接着便开始扭动身子,很快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此期间,随着它的形体开始变化的还有外形,它越来越像是真人,那微笑的表情和有些油腻的涂彩愈发真实。

    最后,出现在方诗远面前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与真人无异,穿着西装的男子。他的皮肤略有些油腻,好像是油脂一般,而他脸上笑容虽然和善,却有些虚假。

    但他的容貌很是普通,让人很难记住。

    方诗远看了看时间,从沈见安离开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去吧。他说道。

    西装男木然地推开走廊上的窗子,跳了下去,然后小跑起来,很快消失在巷子外。

    方诗远一直看着,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于此同时,市警局。

    沈见安,二十八岁,本地人,十七年前随家人出国,父母都是有名的企业家。三个月前其父母在国外遭遇车祸,不幸逝世,他带骨灰回国,在云蔚街开了家宠物店。因为他刚回国,所以有用的信息很少。不过宠物店监控里发现,在案发之前,陈近楠辱骂过他,据此推断,他是有杀人动机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