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18.嫌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领口敞开着,白衬衫上好几处被汗渍湿透了。

    方诗远抽了湿巾递给两人。

    谢了。沈见安擦了擦汗,他跑上跑下真是累坏了,着急忙慌的不光是为了救‘乔巴’的命,也是在担心自家店的声誉,为了以后的生意着想。

    小萧汗出的更多一些,脸色微红,此时也在擦汗。

    对了,陈姐呢,走了?沈见安四下看了眼,问道。

    方诗远随口道:去厕所了。

    说到这,他忽的一愣,把手里的杂志放下,又看了眼时间。

    怎么了?沈见安看他如此,下意识问道。

    她去了有半个小时了。方诗远说道。

    沈见安怔了怔,然后就朝厕所那边过去。

    陈姐,陈姐?他拧了拧把手,然后拍门,你在里面吗?

    小萧也默默走了过去。

    方诗远微微皱眉,本能地,他觉得情况不太妙。

    然后,他就看到沈见安后退几步,接着跳起一脚踹在了门上。

    哎呦!沈见安整个弹了出去,摔在地上,他脸色有些痛苦,只不过捂着的地方是胯。

    店里的猫狗都下了一跳,有几只哈士奇竖起了耳朵,已经皱着眉朝这边试探着叫唤了。

    方诗远眼角一跳,如果他刚才没听错、没看错的话,那就是沈见安的裆开了。

    小萧取来了钥匙。

    厕所里面是有插销的,能自己锁上。他说了句。

    方诗远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个我知道,因为我家的厕所也是这样的。

    小萧赧然一笑,抱歉。

    门打开了,这并不是很大的卫生间,有两个隔间的坑位,两个水龙头的洗手台,正对着门还有一个涮拖把的小水池,再就是离地一米高的窗户,是关上的,但没锁。

    此时,站在门口的方诗远和小萧,以及叉开着腿捂裆凑过来的沈见安都看着靠里的隔间,那扇门没有闭上,因为被一条胳膊挡住了。

    死者为中年女性,是皮肤接触氰化钾中毒死亡,除去从警局到这里的时间,推测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警察很快就来了,而且同行的法医里还有许凡真,半个月前,她被她师傅顺便调去了市警局。

    此时,她一边跟施然汇报着,一边看向被警员问话的方诗远,眼底带着担忧。

    我相信他不会杀人。施然对她低声说了句,转而进卫生间去勘察其他线索。

    郝锋坐在折叠椅上,随口道:沈老板这里的装修很豪华嘛。

    沈见安只是笑了笑,任谁店里发现有人死了,他都高兴不起来,这以后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而现场涌进了这么多警察,店里的猫啊狗啊的已经惊醒了,他只好挨个去安抚。

    不过他跟萧文明因为在陈近楠死亡的这段时间里都不在店里,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倒是被排除了嫌疑。

    但方诗远却因为一直在店里的缘故,嫌疑最大。

    饲养宠物的人,不管是猫狗还是鸟虫,很多都是把其当成了排解生活的寂寞的工具,当自己的情绪得到缓解之后,便会走开,不再去付诸太多关注。

    而少有的,则是将它们真正当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家庭里的一员。

    人的一生相比宠物来说很漫长,你可能会拥有好几条狗,但在它们的生命里,陪你度过的却是一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