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之罪:15.流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都忙了一晚上了,黑眼圈都出来了,还不休息休息。方诗远故意道。

    许凡真刮了刮眼眶,真的嘛?

    听话。方诗远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

    那我去楼上。许凡真试探道。

    行。方诗远点头。

    看看你的狗窝,给你收拾收拾。许凡真打了个哈欠,上楼,她真的很困。

    方诗远笑了笑,我很快回来。

    眼镜店虽然离得不远,但他还是把门锁好,然后打着伞出去了。

    从眼镜店买了副跟以前差不多的平光眼镜,方诗远接起了手机,是施然打来的。

    常文静已经醒了,只不过一直沉默,我们刚刚联系她的哥哥常福,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施然的声音有些低沉,大概也在同情命运的无常和戏剧。

    方诗远张了张嘴,常福死了?

    上月二十九号,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出了车祸,他买的是回来的车票。施然说道。

    接下来,她又说了许多,比如常文静一直跟她哥哥常福相依为命,可后者学习成绩虽然优异却性格软弱,一直受欺负,没有承担起当哥哥的责任。常文静长得很漂亮,但这同样成为了别人攻讦的理由,而反正她没有可以反抗的力量。周围的人编织难听的话,来自于嫉妒的同学们和好事的人,他们兄妹俩饱尝辛酸,艰难地相依为命。

    被杀的几个人都是在勤工俭学的时候语言侮辱过她的人。

    有许多是马博琛泣不成声地说出来的,长得好看有时候并不是优势,它助长了别人的嫉妒,放大了别人丑陋的内心,尤其当他们知道你没有依靠的时候,流言的编织更会变本加厉,毫无顾忌。

    谈论和耳语,眼神和指指点点,它让你的生活变的苍白无力。它是能杀人的刀子,看得见,却无法阻挡。

    常文静一直承受着,而马博琛看在眼里,可他同样毫无办法,因为他没有钱也没有地位去改变去帮助。他知道对方需要的不是关怀和宽慰,那样无疑更是一种讽刺,他只能尽可能地离她近些,却不去干涉。

    所以当常福死去之后,失去了唯一支撑的常文静才会杀人,哪怕曾经的苦楚被积压了多年,而她的心早已无法纯真如往昔。

    当马博琛知道后,他终于能做些什么了。

    为她,也是为了证明自己。

    没有人是废物,没有人应该平白忍受,没有人的尊严可以被随意践踏。他们愤怒,他们忍受,可终究有爆发的时候。

    贫穷不该是过错。

    杀人是很容易的事情,最终,刀与血,让他们看到了自己拾起尊严的样子。

    哪怕违反了律法,成就了犯罪。

    施然能感觉出方诗远情绪的不对,他的默然像是在沉思什么。

    你还好吧?她问。

    我没事啊,刚刚在换眼镜。方诗远语气如常。

    施然还有工作要忙,电话在几句寒暄后很快挂断。方诗远放起了手机,站在眼镜店的屋檐下,看着眼前朦朦的雨丝,默不作声。

    雨还在下着,现在已经是傍晚了,睡了大半天,完全恢复元气的许凡真在几分钟前发了张自拍过来,她一身白大褂,背靠着一个骷髅艺术品,一只手作势去拧它的脑袋。

    元气满满的,带着大大的笑容。

    方诗远看着,笑了笑。

    他登陆上了游戏,打算用好友赠送的功能来给许凡真买个皮肤。

    然后,他看到了在线状态的‘不会武功的常威’,他眸光沉了沉。

    「小诗本人吗?」对方发来了消息。

    但这次,方诗远觉得这句问候是那么讽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