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雄心:第十八章 严重后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知道自己再来之前是做足了有关夏尔和莱茵哈特家族有关的一切工作了,他把能找到的资料全都收集了一遍,在他所了解的情况里除了维庭家族次女这个身份,格林薇妮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什么让人特别值得的地方。

至于什么精神系能力无论是从官方到民间都没有任何的记录,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仿佛都是幻觉一般。

    她与弗里德里希的结合从各方面来看都是一场莱茵哈特家族与维庭家族的政治联姻,虽然诺顿和夏尔的出生实在是不能算是小概率事件,但大家都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弗里德里希身上而忽视了格林薇妮。

    不过此刻的维克多隐约感觉到这一切都没那么简单无论是格林薇妮那神秘的能力还是诺顿和夏尔的出生。

阿尔弗雷德到底在搞什么?    此刻阿尔弗雷德与之前去通知阿尔弗雷德的弗兰克也赶了过来,公爵看着眼前的场景眉头有些微微皱起,看着格林薇妮正在动用精神力,阿尔弗雷德也选择没有吭声。

只是眼神扫过了站在一旁的维克多和他手中仅剩一半魔晶石的权杖。

    天空中的太阳依旧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可众人之间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凝重,大家一言不发都默默的注视着格林薇妮和她怀里的夏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林薇妮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上满是疲倦她身形有些晃悠好像随时都会跌倒一旁的侍从赶忙将她扶稳。

    阿尔弗雷德先是安排侍从将格林薇妮和夏尔送回和屋里休息,之后看向维克多说到:这里不是说事的地方,跟我来。

说完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径直走回屋内,维克多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紧的跟在公爵身后。

一路无话走廊里回荡着三人的脚步声,直到公爵将他们带到了自己的书房,吩咐了弗兰克守在门外禁止任何人进来后两人便进到了书房内。

    弗兰克刚刚把门关上,维克多就指着自己的法杖咆哮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让人满意的解释这事就没完!    先是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阿尔弗雷德望着一脸歇斯底里对着自己唾沫横飞的维克多,嘴角勾起了一个残酷的冷笑缓缓说到:得了吧维克多,现在昏迷的是我孙子,他是摸了你的权杖才变成这样的,更何况这还是得到了你这个大主教允许的情况下,你所做的这一切我可以理解为是代表教廷吗?    一个三岁小孩当着你一个大主教的面把你权杖上的魔晶石给摸没了!这么玄幻的事情说出去谁信?更何况这还是你自己让人家孩子摸得,现在摸出事了自己却跑来家长面前兴师问罪,这事要是传出去自己这大主教的脸也别要了。

维克多看着眼前的阿尔弗雷德也是一脸的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明明自己也是受害者可就是解释不清楚。

只能等到夏尔醒过来再看情况吧。

    想到这里维克多决定先避开这个问题随后又说到:格林薇妮是什么情况?她是一个精神系魔法师这件事情为什么在官方记录上没有任何一点信息?你知道精神系魔法师对于教廷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不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任何合作都将无从谈起。

说完之后维克多就紧紧的盯着自己眼前的公爵,眼中充满了不可商量和妥协的坚定。

    也许是出于精神系能力者特殊的能力,一个强大的精神系魔法师可以影响周围人的思想。

这使得精神系魔法师大多都是神秘的巫师和各种各样的宗教头子,就连维克多他自己都有不俗的精神修为。

这导致教廷对于精神系能力者的监控和收集都异常严格,任何试图隐藏精神系魔法师的个人和组织都会受到教廷的特殊关照。

对此阿尔弗雷德当然也是一清二楚,只是没有露出维克多预料中的紧张神情阿尔弗雷德淡淡的说到:我只能告诉你格林薇妮那孩子不是精神系魔法师,我已莱茵哈特家族族长的名誉想你保证。

    他没有骗自己,这是维克多的第一个反应,作为一个大主教级别的人物,他对自己的精神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很肯定公爵没有说谎,但是格林薇妮所散发出的精神波动却是真实存在的。

    看着维克多眼中的犹豫阿尔弗雷德继续说到:这是莱茵哈特家族的秘密希望主教大人不要再继续深究了,我知道教廷的规矩我可以保证没有发生任何超出伦理道德的事情,也没有大规模精神恶化的事情发生,教廷可以派遣专人来进行监督。

    看着眼前的公爵一再向自己保证维克多也不在坚持,但这并不代表着他真的相信了阿尔弗雷德的说辞。

在他看来自己将常驻北方,有大把的时间去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也许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以后谁说得清,更何况这件事还跟夏尔有巨大的关系。

    随后两人便将话题转向了这次维克多前来的重点——教廷与家族的合作。

    此时维克多看着夏尔的眼神中满是惊骇,在他眼里刚刚夏尔摸到晶石的一瞬间就像触电一般晕了过去,同样是这短短的瞬间自己权杖上的晶石几乎一半都不易而飞。

    一旁的格林薇妮也吓的一下子扑到自己儿子身旁不停的呼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可惜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没有什么作用。

稍稍稳住自己的心神格林薇妮用自己的额头轻轻触碰在夏尔的额头上,一股微弱精神波动萦绕在两人周围。

    作为侍从的弗兰克也是赶忙吩咐下人将三人送回屋内,自己则急忙赶去会议室向阿尔弗雷德汇报这个突发情况。

    之后赶来的侍从也赶紧保护着紧紧抱着夏尔的格林薇妮和一脸惊骇的维克多大主教,此刻的格林薇妮双眼禁闭额头紧贴夏尔的额头细密的汗珠从脸旁滑过,一缕缕亚麻色的发丝也因为汗水的缘故而沾在白皙的皮肤上。

    站在一旁的维克多手里拿着他那根没了半颗魔晶石的权杖,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抱着自己儿子的格林薇妮眼中充满了惊讶,准确说从刚才自己权杖上的魔晶石被夏尔摸掉了一半到现在看着眼前的格林薇妮,老头的眼中一直是充满了各种震惊与不可置信还有惊讶。

    一开始的震惊当然是因为夏尔和自己没了半块魔晶石的权杖,等到他稍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之后却发现一股精神波动从一旁的格林薇妮那里传来,我们见多识广的主教大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她在用精神力进入了自己儿子的识海,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格林薇妮怎么会是精神能力者?    为什么教廷档案馆和帝国档案馆都没有一丁点记录?    能够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第一时间用自己的进入夏尔的识海,如此强大的控制力能做到也都是修行了大半辈子的魔法师,但是看格林薇妮的样子也和大半辈子扯不上一点关系,更何况出事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呀!    巨大的反差让维克多感觉这一刻自己眼前的不是格林薇妮,或者说在他的认知里一个如此强大的精神系魔法师可能是一个白胡子还有些神经质的怪老头,也可能是一个带着斗篷看不清面容左手持黑木杖右手拿水晶球操控着读心术的巫师,甚至是那些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兜售着自己邪恶理论的蛊惑人心的邪教徒。

    如果在这之前有人说格林薇妮是一个强大的精神系魔法师,那么维克多一定会表达自己的不屑并郑重的劝告对方诬陷这样一位温柔善良的太太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可现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