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周记:1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陛下。近日有吴楚联盟开始大量囤积粮草,此不得不防。云鹏禀告。

    天子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听到了却并不开口下示,之是转而将视线投向了姞恬。

    姞恬看到天子的视线注视到自己便回答:回圣上。太尉大人所虑甚是。外藩强盛绝非我大周之福。微臣近日便会会同几位大人一同商讨对策。

    准。天子简短地回答完问,还有什么事么?

    姞恬上前一步回答:其他的事情多数已经通过中书省对圣上进行了禀报。还有就是北朝所派前来拜谒陛下的使臣明日便会到达鳌岛邑。

    哦,你不提寡人还险些忘记了。天子有些感兴趣地扬眉问,好久没有听到过北朝的事情了话说这次的使者叫什么来着?

    天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姞漪、常蕴、云鹏、梁浩以及多数有心的官僚们都知道:其实在天子的心头,北朝就没有一时一刻停止投放它的存在感。

    是北朝上太宰来拜谒陛下、会见中央的文武百官。姞漪回答。

    上太宰,就是这个!天子疑惑地说,你说这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官职?皇兄也真的是想一出是一出。

    此官职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而这个人所拥有的权利也是前所未闻的。姞漪回答,作为北朝新设朝廷系统之中的新官职。上太宰的全称是:‘领军国事、同君主事、首府上太宰’。据悉,这个人在镇国公刚刚继承淮安侯的时候便一直在为镇国公效力。深得镇国公的信任和依赖。镇国公对其几乎是言听计从,从无驳逆。北朝现在的状况之中,这位上太宰在北朝的地位与镇国公相当。甚至在掌控着的实权方面来考量的话,这位首府上太宰甚至实际把持着比镇国公还要庞大的军政大权。

    天子默然。天子实在是想不透到底自己的这个皇兄他在想些什么。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愿意让一其他人分享自己难以入手的权利。而这样的同君主事的人又会是为了什么目的前来拜谒。

    圣上,虽然此人一直默默无闻,但既然是‘同镇国公事’,臣窃以为我们不能对其招待上有所怠慢。姞漪进言。

    一切就交由你负责了。

    就在当日的傍晚时分,皇宫内被一股凝重的气氛所笼罩。

    从今姞漪的寝宫来来往往的宫娥、太监们各个都端着盛着水的木盆。只是他们端着的木盆里的水都呈现着不祥的猩红

    就在刚才天子来与姞漪共进晚餐的途中,姞漪面露十分痛苦的表情捂着肚子昏厥了过去。

    期初天子以为这是有人下毒欲谋害自己。但随即从自己安然无事、以及姞漪突然大量泄血的情况,天子判断事情并不是这样。

    急忙招来太医为贵妃诊断的天子就坐在姞漪的塌边,心疼地看着面无血色,冷汗不断流出的姞漪。

    几位给姞漪诊脉过的太医相互看了看,便发现各自都露出了同样的惊慌异常的神色。

    你们几个到底弄清楚了个所以然了么?天子对姞漪的但犹转化成了怒火,对几位太医大声咆哮。

    这几位太医面面相觑着犹豫了半响,最后开口说,禀告陛下,贵妃娘娘的身子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只是流产了。

    流产?天子大惊,脸上的血色同样唰地变成了和躺着的姞漪同样的白色,起身摇摇晃晃着来到几位太医面前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贵妃娘娘身怀龙种可惜胎儿不幸夭折唔!

    混账!天子一脚蹬翻了回话的太医,再次咆哮:寡人不是问流产是什么,寡人是在问为什么!

    这个还得容臣等调查唔!

    又一位太医被踢翻。

    寡人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你们要给寡人将事情调查清楚!否则寡人就将你们这班无用的家伙们拖出去斩了!

    就是因为早就预想到了或许事情会变成这样,这些太医们才在一开始便摆出了那么为难的态度。现在谁不知道天子有多么疼爱姞漪?而这样的姞漪怀了龙种又流产对于天子会有多严重更是不用任何人多说的。现在天子如此盛怒,太医们除了接受也别无他法。可太医们心中却都有怨气。毕竟谁都不是神仙,怎么能够说在一时半刻就弄清楚流产的原因?

    姞漪一声轻轻的呼唤,不但让天子迅速地转身回奔,还将这些直面天子怒火的太医们拯救了。

    姞漪天子轻轻坐到姞漪的榻上,牵住姞漪伸出来的玉手。

    圣上奴家这是怎么了?姞漪楚楚可怜地询问,仿佛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毫不知情,之感觉到万分的疑惑。

    面对着姞漪的询问,天子一时语塞。只能用双手夹握住姞漪冰冷的手说: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修养两天就会好了。

    姞漪看出天子为难便不再追问,反倒是伸出另一只因为虚弱而微微发颤的手拭去天子眼角的泪水说:既然如此圣上便也不用为奴家担心了

    原本难受化成的愤怒在姞漪这番话下变成了酸楚。姞漪的擦拭更是反倒让天子含着的泪水滑落了下来

    蜀后娘娘驾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